洪荒水元,天河与黄泉不论,单是人间界自有四海真龙,四渎八流,一共十六尊位涉及水元大罗本质,亦是诸天天尊的决斗场。

  东、西、南、北、此为四海;江、河、淮、济,此为四渎;渭、洛、汉、沔、颖、汝、泗、沂,此为八流。

  四渎八流皆入了四海,四海再行水气循环,缔造人间水元。

  陈塘关位于东海之滨,恰好位于黄河入海口出,洛先生凭借特殊位格,潜藏于水中,逃避了李靖的追查。

  行走于水中,洛先生如释重负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又摇摇头,哪吒这种形象,他也是没有想到的。

  灵珠子是失我大罗,先天灵宝,自然有时空万界投影,眉清目秀,虎背熊腰自然也是其中之一。

  他只是随口一说,不曾想哪吒就真选了这个形式出世。

  “罪过,罪过。”

  洛先生在胸口画了一个十字,毫无诚意地道:“愿上帝宽恕我。”

  眉目间光暗双界传来悠扬的圣哉之声,洗去了洛上帝的一身罪孽。

  念头一动间,洛先生凭借水神位格,江河入海游历龙宫附近,见到了东海龙王,也窥见了三太子与三公主。

  灵珠子转世本质归于哪吒,先天灵宝产生的余下力量化作龙王三太子敖丙,东海龙王第三个孩子本该是女儿,在灵珠力量的影响下,变成了双胞胎。

  银鳞蓝龙,司冰水之力的三太子敖丙;红鳞赤龙,司熔岩海水的三公主敖凌。

  双生子一胎而生,同样受到了灵珠力量影响,注定跟哪吒纠缠不清。

  “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求不得、怨憎会、爱别离、五阴盛。”

  “生之劫,哪吒已经度过,老与病跟灵珠子无缘。”

  “所以,灵珠子会死得很惨,很惨。”

  盘坐一方珊瑚上,洛先生推演未来劫数,断言道:“求不得,怨憎会,爱别离,这三者就落在了龙王三太子与三公主身上。”

  “嘶,爱恨情仇,棒打鸳鸯,大舅子与妹夫的恩怨?!”

  “这到底是哪个大罗天尊写出了的三流剧本?!”

  娲皇宫中,某个蛇尾女子慵懒地翻了翻身子,注意力全在手中的话本上面,时不时露出嘿嘿的笑声。

  突然间,蛇尾女子打了一个喷嚏,大罗者不会无缘无故打喷嚏,必定是心血来潮的影响,掐指一算,心中有了数。

  娲皇划开一道水境,直接虚空对话道:“姓洛的,你有意见吗?!”

  洛先生看着对面忿然作色的娲皇,连连赔笑道:“没意见,没意见,只是……”

  娲皇翻了一个白眼:“有话直说。”

  洛先生心中嘀咕一句,上一个有话直说的大罗都是被你打了三百年。

  沉吟一会儿,洛先生缓缓道:“所谓患难间见真情,依我之见哪吒的对手太弱了。”

  “敖丙秉承灵珠力量出世,天生就被哪吒压,四海龙神虽有大罗业位,但是离开了海域,就跟得道金仙没有区别。”

  “至于石矶娘娘,虽然截教门徒,但是跟太乙真人争斗了数个盘古纪都没有觉醒真灵证得大罗,空有一身法力,称不上大反派。”

  娲皇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问道:“以你之间,是要加强反派喽。”

  洛先生义正言辞道:“没有一个精心打造的反派,不能体现主角的光明伟岸,更不能凸显矛盾,更不能磨炼哪吒本质,让他早日归来。”

  “所以咱们加强石矶娘娘吧!”

  娲皇合掌一拍,颔首道:“此言有理,石矶娘娘却是该加强了。”

  “让我想想,给她加点什么戏份呢。”

  拿出纸与笔,娲皇捣鼓了一会儿,写出了一张小纸条递给洛先生。

  石矶娘娘:本体原为女娲娘娘的补天之石,因为窃取盘古玉石的力量,法力大增,乃是人间妖魔之首,霍乱天下之源,力量足以毁灭整个人间界,令娲皇忌惮不已。

  洛先生神色诡异收起纸条,让你加强,没让你破坏版本啊!

  又是一个足以毁灭人间界的妖魔,啧,人间界真脆弱。

  娲皇兴致勃勃问道:“你觉得怎么样。”

  洛先生昧着良心地竖起大拇指,称赞道:“妙啊!”

  乾元山金光洞中,正在打坐休息的太乙真人猛然间打了一个喷嚏,心血来潮,准备推演天机。

  可惜,此间事情涉及娲皇与洛先生,无论太乙真人如何推演,都是一片白色迷雾。

  鸟飞兔走,瞬息光阴,暑往寒来,不觉八载。哪咤年方八岁,身长六尺,长得那是眉清目秀,虎背熊腰。

  由于体型异于常人,哪吒在陈塘关内没有同龄的玩伴,受到冷落,性格逐渐孤僻起来。

  阳鳞君虽去,但是他留下的谣言,恰如一根种子埋藏在陈塘关百姓心中,在时间的力量下生根发芽。

  哪吒越孤僻,性格越冷淡,越发接近先天灵宝的麻木呆板状态,凭借一股后天杀性维持人格。

  麻木的哪吒,避之不及的陈塘关百姓,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哪吒恰如一块冰块,没有丝毫阳光的照射,不同外界接触,越发的冰冷。

  这种情况下,娲导终于看不下去了,跟洛导商量着给哪吒制造一点巧合。

  所谓无巧不成书,没有故事,哪有刺激。

  “我是小妖怪,逍遥又自在,杀人不眨眼,吃人不放盐……”

  哪吒踢着毽子,哼着歌曲,肆无忌惮地奔跑在街道上,四周的陈塘关百姓避之不及,连忙逃跑。

  看着这样场面,哪吒笑得很猖狂,很开心,但是眼瞳中波澜不起,宛若冰冷的石头。

  他只是在扮演陈塘关百姓心中的哪吒。

  半个时辰后,陈塘关百姓都逃回家中,哪吒翻了一个白眼:“切,没意思。”

  踏碎石板,蹦蹦跳跳地朝着海边出去。

  寂静辽阔,哪吒还是喜欢在蔚蓝色的大海独自一人玩耍,比起陈塘关吓唬百姓,他觉得一日复一日看着海洋更有意思。

  戏弄陈塘关百姓他只干半个时辰,而大海他能玩耍一天。

  潮起潮落,哪吒不厌其烦地朝海中丢石头,机械重复一个动作,很少有变化。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三个时辰……

  日落西山,百无聊赖地哪吒准备像往日回家。

  突然间,一道悠扬的海螺声响起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翠屏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pxbzxxx.com。翠屏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www.cpxbzxx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