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长达两个多月的准备,赵涵终于觉得自己有信心给人治病了。

  而时间也已经不知不觉间走过二十三年,来到二十四年的二月。

  新年开新刀,好吉利的说。

  她这样鼓励着自己。

  “谢谢老师,”一大清早,她很感激地向闻人升致谢,然后又多问了一句,“新年快乐,您今年是不是快三十岁了啊?”

  “什么三十岁,我一直都是十八岁,高考前的年纪,记住这一点,可是有专家级超凡记忆的,年龄这方面是绝对不会记错的。”闻人升很认真,一点都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切……”正在吃肉夹馍的小幻,在那里嘲笑起来,“大叔,你都三十五了,还在这里说自己十八岁,羞不羞?”

  “你莫要凭空污人清白,我再怎么算也不可能三十五岁!”闻人升怒发冲冠。

  “怎么不可能,你思维加速过好多次,心理年龄早过了三十五,应该是五十三还不止。”小幻洋洋得意道。

  “你下一个肉夹馍没了。”闻人升冷着脸,将她餐桌前的盘子端走。

  你说你一个虚幻出来的形象,还要吃实体的食物,真是浪费,不知道还有很多人饿肚子么?

  “主人大坏蛋,大坏蛋!”小幻跳起脚来,要去抢夺,却够不到,没办法,谁让她还是小小的一只。

  这时候也没法用神秘之力,毕竟本体还在闻人升身体中。

  赵涵赶紧离开,这个时候可不能掺和进去,两个人她都得罪不起。

  离开别墅,赵涵就一路来到东水城某著名儿童康复医院。

  王晴竹的丈夫,正陪着孩子在医院里活动。

  小孩目光呆滞地看着天空,偶尔嘴里发出一些任何人都听不懂的声音,就像是吼叫一般。

  赵涵看得有些心酸,摸了摸眼角,这才走过去。

  “陆先生好,小乐今天还开心吗?”她打招呼道。

  “是您啊,赵姑娘,谢谢您的关心,小乐今天也很开心。”陆明有是个家庭妇男,其实他原本也是一个职场强人,只是碰上孩子的事情,夫妻决定分工。

  最后因为王晴竹赚得更多,而且更有背景,于是在外工作,也是为了寻找治愈机会。

  他就在家看孩子,不过一个男人实在照顾不周全,又额外请了保姆。

  总之夫妻两人一辈子,几乎就要搭在这一个孩子身上。

  还好现在终于看到了一点希望。

  “王姐还在忙么?”赵涵又问道。

  “哦,她回公司去了,你要是需要她在场,我这就打电话喊她过来。”陆明有说着就掏出了电话。

  “嗯,最好是夫妻两人一起,这样对接下来的治疗更有保障。”赵涵点点头。

  于是陆明有就打了电话。

  王晴竹当然没有回公司,她一直在观察孟良城的事情,忙碌这么多天,她还是有不小的收获。

  她发现了,闻人升和王铭堂到底还是有点不同,那就是对方的心应该还没有那么冷硬,这从孟良城的遭遇能看出来。

  对方并不是那些无视普通人的异种者,只是不喜欢被人逼迫着做事情。

  只是她之前选择错了方式,她被瞿维河坑了,她不该去跪求对方,那就是一种道德上的逼迫。

  如果她换一种任务委托的方式,根本不用拖到今天。

  瞿维河果然不怀好意,并非是单纯地想要帮她,而是想利用她,去恶心闻人升。

  瞿维河和王铭堂,和闻人升,都是有过节的。

  这些异种者之间,也是斗来斗去,和常人没什么不同,哪有什么一团和气?

  他们争斗的方式,比之常人也没有超出多少,只不过他们争斗的东西,远远超过常人的想象就是了。

  接到老公的电话后,她立刻买了飞机票返回东水城。

  赵涵是她现在唯一能抓住的救命稻草,毕竟是新人异种者,血还没有冷。

  她绝对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

  王晴竹晚上就赶回了东水,和丈夫一起,与赵涵商量着治疗方案。

  “孩子的病因是大脑发育迟缓,我这里有一种方法,可以加速细胞的生长,只是风险也是有的,需要你们时刻注意着孩子的发育情形,并且及时提醒我停止灌注力量。”赵涵这个二把刀,向两人说道。

  “赵姑娘,这种手段应该没问题吧?我们可是第一次。”陆明有小心翼翼地问道。

  长年累月的家庭妇男生活,让他的性子都变软了太多。

  “你们不要害怕,我也是第一次。”赵涵向两人鼓励道。

  我们更害怕了好不?

  王晴竹无奈地想道。

  可是现在又找不到更靠谱的,与其看着孩子一直这样下去,不如冒一次险,再坏的结果,他们也有心理准备。

  “好吧,谢谢你的帮忙,希望一切顺利。”王晴竹咬牙道。

  “放心吧,我有预测过,肯定会顺利的。”赵涵花费了那么多时间,当然做好了足够的准备。

  其实她准备拉王文文过来压阵,只是对方正在忙毕业设计,要画一幅神秘之画,实在抽不出时间,所以她只好一个人过来。

  治疗就从当晚开始。

  赵涵的神秘治疗术只是初学,但是别忘记,她还挂着闻人升的增幅BUFF,三十几倍的治疗术,足够比得上中级以上的水平。

  一股莫名的力量,灌注进王晴竹的孩子小乐的大脑中。

  那发育迟缓的脑细胞,再次得到了新的生机,它们开始按照祖传密码进行复制和分裂,重新建造新的思维硬件……

  第二天一早,三人发现,治疗效果之良好,堪比人类第一次注射青霉素。

  小乐的身体,还没有接受过神秘之力的洗礼,即便是接触过一些,那也是在外围,没有进入细胞之内。

  经过赵涵一番灌注,发育迟缓的脑部组织,赶了上来,而发育成熟的部分,则没有得到神秘之力的灌注。

  赵涵在这方面做足了功课,还靠着超凡记忆,突击看了不少神经外科相关的书籍。

  不过即便如此,她如此大胆的操作,如果传出去,还是能吓倒一群医生的,一个只学了区区几个月不到医学的家伙,就敢在人脑子里动手术,真以为自己是神仙啊?

  然而事实就是,第二天一早,小乐第一次叫出了“爸爸妈妈”。

  嗯,是先叫的爸爸,没办法,谁让陆明有陪伴的时间更长?

  王晴竹没有计较这些,她只是欣喜若狂地抱着孩子,嘴里除去“谢谢”外,再也不会说别的话了。

  赵涵听到这些,就像吃了蜜一样甜。

  然而,很快就有一瓢凉水迎头浇下来。

  “愚蠢的赵涵,万万想不到,这是一个悲剧的开始。”旁白之种冷漠地给出着提示。

  “什么悲剧?这不是皆大欢喜么?你是说我治不好他?”赵涵无语道。

  “哼哼,你看看陆明有那个蠢货在做什么?”旁白之种提醒她。

  赵涵这才注意到,同样欣喜若狂的陆明有,正在拍视频,发朋友圈!

  这男人是傻比吗?

  赵涵恨不得骂出来,只是她顾及到自己淑女的人设,才忍住没有说脏话……

  “不要发!”她上前一把抢过手机。

  “老公,你怎么能发出去?孩子才刚刚开始治疗。”王晴竹也发现了这里的情形,忍不住斥责道。

  “我,我是太高兴了,想让那些家伙们看看,咱们孩子不傻!”陆明有忍不住为自己辩解。

  王晴竹沉默了,她自己在外上班,可以靠工作麻痹自己,短暂忘记孩子的事,但老公却日复一日地,时刻不停地面对别人家健康的孩子,还有那些围绕在身边的可怜,还有嘲笑声。

  虽然两人几乎与原本的亲戚断绝了来往,但不可能与所有人完全断绝。

  她顿时理解了丈夫的心情,上前抱了一下丈夫。

  “爸爸,不哭,抱抱。”这时,小乐也踉踉跄跄地走过来,抱住陆明有的小腿。

  赵涵看到这一幕,也不忍心再说这个男人了。

  对方已经做得足够好,换成一些渣人,早就把孩子丢进福利院,再要一个,甚至直接跑路。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翠屏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pxbzxxx.com。翠屏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www.cpxbzxx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