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球只要不用力摔就不会碎,动作轻一点没有问题,但画家先生有心理阴影,他挖得特别慢。等时间到了他爬上来,已经是满头大汗,累肯定没多累,他一个小时就挖了小半筐,主要是精神紧张。

  

他上来长出一口气,人像要虚脱一样,扑通一下坐地上不动了。

  

莉莉他们对他的‘成绩’很不满意,如果按他的进度来,我们得在这过新年。

  

www.cpxbzxxx.com

  

我可不能在这过年,莉莉丝希望我能赶赶进度,我当即点头。

  

我第二个下井,一个小时挖出七筐,莉莉他们看到我的‘战果’,多多少少还是惊讶的。

  

他们四个人轮流下去,挖的最多的一个人,也只挖出五筐,累出一脖子汗。

  

我没有业火帮忙,这个速度已经算慢的了,早干完早下班,这时候我不想隐藏自己的体力。

  

有我这个挖洞劳模在,可以补足短板,把画家先生拖慢的进度提上来。

  

画家先生也曾问过约瑟,这些金属球是什么人埋的?

  

约瑟说他们也不清楚,有人花钱雇他们来找路,其他的他们一概不管不问。

  

画家先生,看看莉莉丝,又看看约瑟夫,不解的问:“是同一个人雇了你们两队人?”

  

约瑟摇头,答案显而易见,两位老板都看中这地下的东西,分别雇了专业人士过来找路。

  

所以他们两队人开始是竞争关系,现在暂时合作,路挖通了会怎样还不知道。

  

我没打算掺和他们的事儿,没有画家先生那么多问题,他应该是没经历过此类事件,心中有三分疑问,三分好奇,还有十分恐惧。

  

他是真的害怕,每次轮到他下去挖金属球,他的手脚都会变僵硬,双手像装了假肢。

  

挖了整整一天,画家先生的状态才好一些,可能是累得麻木了,又或者是脑子里的弦绷得太久,实在绷不住了,他不再僵硬得像个机关木人,身体放松下来,软绵绵的,仿佛力气都被抽空了。

  

这种放松的状态并没有提高他的工作效率,他挖金属球的动作依旧慢吞吞。

  

莉莉丝和约瑟夫他们不再指望他能挖出多少金属球,只要有他在,其他人可以休息一个小时。

  

我在这陪他们挖土,其实心里盼着有关部门的人早点到,一天过去了,没有任何人到旅馆来,难道说这个国家没有像我们单位那样的部门?

  

有金属球的地方,土比较松软,挖土不难,而且清理掉松土之后,可以看到通道的土层经过处理,这条地下通道早就有,正如约瑟夫他们所说,地下本来就有一条路,只不过有人将路填死了。

  

并且在回填的土中掺入金属球,谁想挖开这条路,都将凶险万分。

  

要是粗心大意的人来挖,很可能一铲子下去就把金属球铲破了。

  

约瑟他们非常小心谨慎,当然,他说他们如果不是提前知道点关于金属球的事,说不定也会中招。

  

画家先生关注的点,是金属球里的植物为什么能活着?

  

如果是死植物,埋在地下深处早就腐烂了,它们又没有主干枝叶长在地表,没有水分营养靠什么活着?

  

约瑟拍拍画家先生的肩膀说,有很多东西是我们现在无法解释的,不是没有解释,只是目前我们还没找到真相。

  

莉莉丝劝画家先生好奇心别太盛,不要轻易接触自己不了解的东西。

  

画家先生没听出她话中的隐意,莉莉只好挑明了说:“通道里的东西,还有通道尽头的东西,你最好都别碰。”

  

画家先生将双手举到胸前,做了个推拒的手势,表示自己绝对不会碰任何东西,他躲都躲不及呢。

  

他认为这些金属球有辐射,辐射不止一种,金属球释放的辐射会侵害人的脑神经,而它们只是辐射源外围的东西。

  

他劝约瑟不要直接进入他们要找的地方,那里很可能充满了会使人发疯的强辐射。

  

我是希望本地处理特殊事件的人赶紧过来接手,别回头他们闹出大乱子,波及到海港居民和游客。

  

不管金属求携带的是不是辐射,它对生物的影响是我亲眼所见,真要挖到个大家伙,影响力比小金属球强千倍万倍,那这座小城可就要变‘血城’了。

  

按我估计的时间,负责接手的人就算从国外赶来也该到了。

  

我们挖了两天,仍旧无人登门,眼看着通道就要挖到头了,我只好减慢挖掘速度,跟他们说我太累,挖不动了,这两天把劲都使完了。

  

画家先生已经累瘫,井都爬不动,约瑟让他在客厅休息,给我们做饭。

  

说是饭,不过是面包夹香蕉或者奶酪,再不然就是果酱,早饭午饭都是这个,只有晚饭丰盛,是面包夹火腿或熏肉。

  

可以说,这两天来我们基本没开过火,开火也是烧水冲咖啡。

  

他们都没有抱怨,我自然不会说什么,就算营养不良也是他们不良。

  

工程拖到第四天,我觉得一定是出问题了,于是又借上厕所的机会给掌门发信息。

  

我告诉他这里有危险物品,我们继续挖下去,可能会引起危险物质的泄露。

  

第五天,总算有人来敲旅馆的大门,此时我们刚刚吃完早饭,约瑟还问我休息的怎么样,如果缓过来了,今天该下井干活了。

  

约瑟他们以为是游客想来投宿,派莉莉丝去开门应付。

  

莉莉丝告诉门外的人,旅馆正在进行内部修缮,歇业半个月。

  

门外的人说,他是来找人的,他表妹住在这儿,好几天没和家里联系了,他正好在邻国出差,家里的长辈要他转到过来看看。

  

我一听声音就认出他是谁了,没想到来的会是我们自己人。

  

莉莉丝说店里的住客早就走了,对方不等她说完,就打断她的话:“卫星定位在这里。”

  

卫星定位在,说明即便人不在,手机也在,他身为失踪者的亲属,进来找手机总不过分吧。

  

我不能再假装听不见他们说话,赶紧起身说:“是我表哥。”

  

莉莉丝只好把人放进来,看着走进门的高大身影,回想我们上一次见面,还是在单位仓库。

  

“这是我表哥……”我话说一半,收住了没往下说,不知道于修这次出来,是不是使用假身份。

  

“于。”于修自己介绍道。

  

他这个姓,画家先生他们模仿着念出来,听着特别奇怪。

  

包括我的姓,他们叫着也别扭,我想着别扭也别扭不了多久,我们很快就会分开,所以不打算纠正他们的发音。

  

掌门派了于修来,这是我没想到的,让我更没想到的是,于修说是陈清寒叫他来的,本来他没有时间,陈清寒联系掌门,要他一定派于修过来。

  

以前他们两个实力相当,现在陈清寒继承了我的血脉,变强了很多,但在一线外勤的队伍中,于修仍然是最出类拔萃的那一个。

  

我为自己占用了公共资源而感到抱歉,幸好他一个人来的,要是他们五个一起来,我又得上单位群的热搜,被大姑娘小媳妇们嫉妒很久。

  

于修说不仅长辈担忧,我老公也担心的不行,如果他拒绝过来照看我,陈清寒一定会杀了他。

  

画家先生震惊,他说没想到我这么年轻就结婚了,而且还一个人出来度假。

  

于修替我回答:“她老公因公出差,只有工作能把他们分开。”

  

我暗暗接了句,很快工作就不是我们之间的障碍了!

  

莉莉说:“我以为你已经跟家里联系过了。”

  

我听出她这是在怀疑我,解释道:“这几天事情太多,我给忘了。”

  

莉莉丝问:“没给你丈夫发个短信吗?”

  

我摇头:“发了,但是他的工作比较特殊,不能自由使用手机,有时候过一个星期才会看到我的短信。”

  

显然,莉莉和莉莉斯在怀疑于修的身份。

  

画家先生没有多想,他还挺高兴,说多一个人干活,大家都能轻松点。

  

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约瑟夫瞪了他一眼,他不明所以,完全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他要不是脑袋少根筋,就不会凌晨去敲陌生女住客的房门,约对方爬山吹冷风,完全没考虑对方只有三个小时的时间睡觉。

  

于修看着我们问:“干什么活?”

  

他的表情自然极了,仿佛他对这里的事真的一点都不知情。

  

单位里演技好的同事大有人在,不去演电影是因为他们心系苍生,为拯救世界放弃了奥斯卡小金人。

  

短暂的沉默过后,没有人回答这个问题,于修似乎并不在意,问我:“你在这儿遇到麻烦了?为什么一直住在这?你的度假行程不包括这里。”

  

“是遇到点麻烦,这是家黑店。”我把旅馆老板要害我们的事跟于修说了,包括旅馆老板在地下室里养怪物的事也说了。

  

于修一脸震惊,他演的太好了,我丝毫看不出破绽。

  

“怪物?野兽吗?”于修假装不知怪物为何物,或者说他表现的不相信怪物的存在,听说有怪物,自然就往野兽的方面联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