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先过来吃吧,免得化了口感不佳,买回来路上耽搁好一会儿了。”想了一下,边撕开木勺包装,杨帆边对十三姨说道。

  

十三姨对甜食本来就没多大抵抗力,闻言也不收拾了,赶紧去洗了把手,然后兴冲冲赶过来。

  

等她回来,杨帆已经帮她把木勺插到桶里。

  

女儿更是正站茶几旁,津津有味吃了起来。

  

木勺相对于杨帆和十三姨来说很小,但对于小姑娘就不小了,一勺就是一大口。

  

不过小姑娘也没有一口一勺,而是分开了一小口一小口吃。

  

有点肥嘟嘟的小脸蛋,随着她的一咬一合,一颤一颤的,煞是可爱。

  

杨帆看得很开心。

  

十三姨进食没女儿那么专心,边吃边问杨帆的冰激凌是什么口味的。

  

“跟你的不一样,你尝尝。”杨帆把自己的冰激凌小桶推到十三姨面前。

  

十三姨便从自己的小桶里取出木勺,在杨帆的小桶里挖了一小块。

  

吃完后,十三姨也把自己的小桶推到杨帆面前:“你也尝尝我的。”

  

杨帆没客气,在十三姨吃过的地方挖了一勺,这样比较好看一点。

  

十三姨虽然没有洁癖,也没有强迫症,但平时喜欢循序渐进的风格杨帆还是知道的。

  

果然,看到杨帆没乱挖,破坏美感,十三姨眼神里有一丝欣慰。

  

都亲过那么多次了,他再避讳这些,就显得太虚伪了。

  

虽然刚才她挖杨帆冰激凌的时候,挖的是无人区。

  

但她能这么做,他却不能。

  

“好吃吗?”看到杨帆吃下去后,十三姨高兴问道。

  

杨帆点头:“嗯,有你的味道,肯定是好吃的。”

  

十三姨脸色微红,看了外面一眼,天还没黑呢。

  

不过她的心态也在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向少女过渡。

  

心态完成少女转化,某种程度上,十三姨就是黑化成功。

  

“那你要不要多吃一点。”十三姨把小桶推过去,有着明显的暗示。

  

“不用这么麻烦。”杨帆感觉越来越有点控制不住欲望,脑袋朝十三姨凑过去。

  

嗯,冰凉,还带着甜得不得了的味道。

  

不过也就几秒钟,杨帆就坐回来了,继续吃冰激凌。

  

十三姨秋眸如水,似一汪清泉,脸蛋却艳若桃花。

  

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景合一块,人间罕见。

  

愿尽余生之慷慨。

  

杨帆敢肯定,她的这种风情,最多只有两人见过,不会再有第三人。

  

果果站茶几旁,浑然不觉妈妈被爸爸欺负了,一心一意,专心致志挖着冰激凌吃。

  

十三姨忽然就有点对女儿来气,吃得这么专心,哪天妈妈在一旁晕过去了,你都不知道。

  

想着,她伸出一根手指,弹了一下小姑娘的冰激凌桶子。

  

无视!

  

反弹!

  

只要没碰到里面,小姑娘并不在意。

  

十三姨便拿木勺戳了一下桶里,挖出一大块出来。

  

小姑娘这才瞪大眼睛,目光跟随着那根木勺,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冰激凌被送进妈妈口中。

  

不过也就一小会儿的愣神,低头再看一眼自己桶里的冰激凌后,小姑娘又忘掉了一切,继续吃自己的。

  

“她不能吃太多,还要吃饭呢。”看到杨帆注视着自己,十三姨解释道。

  

“你也不能吃太多。”杨帆说道,果果的冰激凌是小桶,比他和十三姨的冰激凌小了一圈。

  

“不行,你不能抢我的。”十三姨生怕杨帆替她分担,连忙把冰激凌捅抱到手上。

  

杨帆没有抢的意思,伸出一根手指,弹了下果果的冰激凌桶。

  

虽然冰激凌桶被弹到了茶几边缘上,但果果浑然未觉,用力挖。

  

下一刻。

  

“啪嗒”一声。

  

冰激凌桶掉地上,还是倒扣的姿势落地。

  

小姑娘瞬间石化,目瞪口呆,像是电动玩具没电了,两只手定格半空。

  

肿么就掉地上了?

  

掉地上,就不能吃了呀。

  

敢吃一口,绝对会被妈妈打一顿。

  

半晌。

  

“妈妈,不要生气,我不是故意的。”回过神来后,小姑娘眼神有些怯弱,生怕妈妈打自己,提前开口哄妈妈。

  

十三姨自然不会生女儿的气。

  

她生的是杨帆的气。

  

这家伙故意的。

  

想让女儿跟她分着吃自己的这一份。

  

“跟我一起吃吧。”十三姨也不多说什么,杨帆一说她不能多吃,那就不能多吃。

  

看看果果的下场。

  

听到妈妈的话,果果一下从地狱来到天堂似的。

  

正想把地上的桶子捡起来扔垃圾篓再一起吃,杨帆让小姑娘到妈妈那边去,他来收拾。

  

“谢谢妈妈。”礼貌了一番后,小姑娘毫不客气,就准备开挖。

  

十三姨问道:“这就没了吗?”

  

小姑娘会意,踮起脚尖,亲了妈妈一口,然后兴高采烈跟妈妈分吃冰激凌。

  

杨帆先把自己的冰激凌拿去冰箱冻起来,再收拾果果那份掉地上的冰激凌,然后去做饭。

  

跟女儿吃着冰激凌,十三姨觉得心里暖暖的。

  

记忆中,没人能管自己,自己也不愿意被约束。

  

只有在杨帆面前,她才愿意并乐意被他监管。

  

吃完饭,带三只宝下楼去附近公园溜达一圈回来后,没多久,《马汉脱口秀》便在美食与时尚频道播出。

  

杨帆没怎么看,但陪着想看的十三姨坐沙发上,忙自己的。

  

十三姨是大家闺秀,虽然看得津津有味,脸上时不时露出笑容,但没发出笑声。

  

杨帆忽然有些好奇,少女时代的十三姨,笑起来有没有银铃般的笑声。

  

但他也没问。

  

“这个节目挺有意思的,言辞犀利,很容易引起共鸣。”广告期间,十三姨对杨帆说道。

  

杨帆知道十三姨想说引起争议,因为评判得太明显了。

  

有点像节目组甚至是平台的立场。

  

这样的节目,在卫视那种频道很有可能就过不了审,更别说央视那种平台了。

  

“嗯,主要是想着美食频道山高皇帝远,监管没那么严,出格一点无伤大雅。”杨帆跟十三姨很坦白。

  

“有点话题也挺好,不然你太难了,平台确实不行,你没去之前,我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频道。”十三姨很理解杨帆,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