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会。”白初落笃定。

  

前方红绿灯,车子停下。

  

沈之靳听着她这决定的语气,微微偏头,含笑问:“这么相信我?”

  

白初落:“嗯。”

  

“也是,不信我,今晚就不会来来我家帮我试菜了,换句话说,按照你的性格,不会轻易去别人家,所以,我算不算特殊待遇?”沈之靳道。

  

白初落的想法,完全被沈之靳猜到,“你似乎很了解我。”

  

“当然。”沈之靳弯了弯唇,“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我了解的,比你想象中多。”

  

前方绿灯亮起,车子继续随着车流前行。

  

白氏离白家不远,开车若是不堵车,十五分钟路程。

  

沈之靳现在住白家那片区域,因此同理。

  

过完红绿灯,直行几百米右转就进入小区,到达沈之靳的新别墅前。

  

他们下车,拿出后备箱的食材。

  

沈之靳验证指纹,开了门。

  

沈启有时候也会住这里,避免再次有电灯泡出现,沈之靳跟沈启打了招呼,让他晚点回来,或者不回来。

  

沈之靳给白初落拿了提前备好的女士拖鞋。

  

白初落换上,进屋。

  

这是她第一次来沈之靳家里,简约的现代装修风格,是她喜欢的感觉。

  

沈之靳将食材放到厨房,“你坐会儿,好了我叫你,也可以到处逛逛,不用客气,当自己家就行。”

  

“需要帮忙吗?”她问。

  

“你做过饭?”沈之靳好笑。

  

白初落:“没有。”

  

她语气淡淡,他却硬是听出了理直气壮的感觉。

  

“那就对了,我让你来试菜,不是让你来做饭的。”沈之靳目光扫过她,“落宝的手,更适合在合同上签字。”

  

白初落沉默了。

  

不得不承认,沈之靳和沈欢一样情商高,非常会说话,而且不是那种纯粹讨好人的话。

  

她坐到沙发上,拿起遥控器开了电视机。

  

沈之靳在厨房忙碌,白初落看了会电视,有些无聊,便拿出手机。

  

发现她们微信小群里,已经聊了99+

  

以为是什么大事,点进去一看,主题居然是她自己。

  

几分钟,白初晓截图一条热搜,发到群里。

  

#白初落和神秘帅哥逛超市

  

图片中,正是他们在超市购买食材的照片。

  

有一个偶遇的发照片,就有好多个偶遇的人也发出来,于是,那些照片几乎凑齐了各个角度。

  

群里,她们还在聊。

  

【白初晓:@沈之夏,夏夏出来叫三嫂。】

  

【沈之夏:……】

  

【唐听雨:好家伙,宿敌竟是我三嫂!请问感想如何!】

  

【沈之夏:又没在一起。】

  

【白初晓:姐,在一起给她看!】

  

【唐听雨:落姐,在一起给她看!】

  

【沈之夏:。。】

  

白初落知道白初晓和唐听雨在逗沈之夏玩,她打字发了条消息。

  

【别闹。】

  

谁知,看到这句,沈之夏立马回复。

  

【沈之夏:?】

  

【沈之夏:所以你没想过交往?既然对我哥没感觉,为什么跟他逛超市,别说偶遇,倒想看你怎么狡辩。】

  

【……】

  

白初落觉得沈之夏的反应不对劲。

  

明明刚刚还很抵抗白初晓和唐听雨的说法。

  

现在她让白初晓和唐听雨别闹,可以当成在帮沈之夏解围了,居然反过来质问?

  

白初落看着那几行字,沈之夏貌似挺希望她当三嫂.

  

有些意外。

  

【白初晓:[图片][图片][图片]】

  

【白初晓:来看看网友怎么扒细节的。】

  

白初晓发了好几张微博网友们的评论,白初落顺势点开图。

  

网友们千奇百怪,都自带显微镜。

  

【以我戴上八倍镜的视力,放大图片,购物车里大部分是食材,背景也是食材区,因此我推测,他们是要买菜回去做饭,现在绝对在一起,要么在白初落家,要么在这个帅哥家!】

  

【大胆一点儿,他们绝逼同居了!!!】

  

【再大胆一点儿,他们肯定领证隐婚了!!!】

  

【别说了,其实还有一个孩子。】

  

【就我一个老实人想知道这个帅哥是谁吗?靠,好帅!为毛以前都没见过!】

  

【只看脸,长相非常有小白脸的资质,我情不自禁脑补了一篇高冷女总裁金屋藏男的言情文。】

  

【给大佬抵笔。】

  

【QUQ啊啊啊快写!】

  

【直接出书,谢谢。】

  

沈之靳在厨房煲上汤,时间还早,他来到客厅,打算带白初落在别墅里走走。

  

只见白初落坐在沙发上,电视机放着,她低眸正在看手机。

  

不知道在看什么,连他走近都没发现。

  

沈之靳站在沙发后,不经意间扫过,因为视力极好,轻轻扫过就能看见内容,同时出声,“在看什么?”

  

白初落抬头,这才发现沈之靳不知何时过来了。

  

她如实说:“我们上热搜了。”

  

沈之靳绕到她面前,表现得好奇,“是吗?他们说什么了?”

  

这个问题,白初落并不想回答。

  

没得到回应,沈之靳左手放进裤兜里,“我看看。”

  

说着,就要拿出手机。

  

白初落看出他的举动,莫名不太想他看见那些奇奇怪怪的脑洞评论。

  

于是,在沈之靳从兜里拿出手机的前一秒,白初落抬起手。

  

她的手放到男人的手腕上,只是轻轻碰着,没有使劲,却成功阻止他拿手机。

  

沈之靳垂眸看她。

  

白初落同样看他,转移话题,“这么快做好了?”

  

女孩的手没拿开,掌心的温度逐渐传递而来,有些微凉,但沈之靳觉得整个手腕都是烫的,声音低了几分,“还没有。”

  

这时,别墅的门被推开。

  

阿姨拿着拎着一些调料进来,然后看见这样一幕。

  

虽然他们没做过于亲密的事,但阿姨毕竟是过来人,察觉到自己过来的不是时候。

  

有人来,白初落下意识收回手,收到一半,被男人的大掌反握住。

  

“食材处理方面,麻烦您了。”沈之靳对阿姨说。

  

“好的,少爷。”阿姨说。

  

之后,沈之靳顺势拉着白初落的手,去了别墅后院。

  

沈之靳跟白初落说前段时间才去学的厨艺,这是实话。

  

目前厨艺不够精湛,不少地方不会,需要帮忙,不是每个人都像祁墨夜那样有遗传的高天赋。

  

手被牵着,白初落动了动,效果不大。

  

沈之靳笑了笑,“落宝主动牵我,我这样回应是正确的,是么?”

  

“……”

  

白初落面无表情。

  

她什么时候主动牵他了,只是碰了一下……

  

“我没有。”她否认。

  

沈之靳笑意更深,“那你碰我的手,难道不是在暗示我,我理解有误?”

  

“……”

  

白初落不擅长解释,也不喜欢解释。

  

浪费时间,又累,最后对方还未必会信。

  

所以,她像往常一样,干脆沉默是金。

  

后院挺大,不过这会儿下着雨,他们只能在屋檐下走动,不然会弄湿拖鞋,比较麻烦。

  

白初落看了看周围,这里是一个花园,但没有一朵花。

  

没来得及种吗?

  

沈之靳解答她心里的疑惑,“这里只有一种花,开花在夏天。”

  

原来如此。

  

“花开之际,这里会很美。”白初落喜欢这个后花园的摆布和设计,碰上下雨天,很惬意。

  

她不喜欢热闹的地方,喜欢安静。

  

“到时候来看。”沈之靳提前邀请。

  

现在秋末,夏天自然是明年。

  

除了工作,明年的计划,白初落一向没想得那么长远,“有时间和机会的话。”

  

沈之靳:“都会有。”

  

雨渐渐小了,他们重新进屋。

  

沈之靳又带白初落参观了楼上的书房等等,走完一圈,才回到厨房,开始做菜。

  

七点多时,晚饭弄好。

  

阿姨帮完忙,很识趣的离开,给他们两个人独处空间。

  

餐厅里。

  

沈之靳为白初落拉开椅椅子。

  

白初落入座,看着桌上的佳肴,卖相很不错的样子。

  

沈之靳走到酒架边,“落宝,想喝哪种?”

  

白初落看过去,“中间的。”

  

沈之靳拿下中间的那瓶红酒,用开瓶器打开,往她的杯子里倒上。

  

白初落看着菜,“哪个是你做的?”

  

“鱼,还有这个,那个。”沈之靳指了几道,“现在会的不多,我会努力的。”

  

“为什么跟我说,我没要求你会做饭。”白初落道。

  

“没有女孩子会拒绝美味的佳肴。”他用筷子夹了片鱼肉到她碗里,“处理过的,没刺,尝尝。”

  

白初落拿起筷子,吃了一口鱼片。

  

出乎意外的不错。

  

沈之靳说试菜,白初落本来做好准备,因为他没经验。

  

而且让她试菜,说明没有别人吃过。

  

白初落评价,“可以。”

  

“真的?喜欢吗?”

  

“嗯。”

  

沈之靳宛如考试及格,松了口气,露出满意的笑容,继而拿起酒杯。

  

白初落拿起高脚杯,伸到空中,与他碰杯。

  

沈之靳提醒,“少喝点。”

  

白初落酒量一般,本来不喝酒最好,奈何她想喝,只能由着她。

  

白初落尝了沈之靳做的其他几道菜。

  

都不错。

  

沈之靳察觉出这点,笑着问:“落宝怎么只吃我的几道?”

  

白初落抿了口酒,“不是来帮你试菜?”

  

“那多吃点。”沈之靳道。

  

八点多,他们晚饭吃完。

  

白初落喝了两杯红酒,此刻坐到沙发上,喝的时候没感觉,这会儿却有点上头。

  

红酒的度数看似不醉人,酒量差的人也能喝醉。

  

她靠着沙发抱枕,闭上眼睛,揉了揉太阳穴,想缓解缓解。

  

平时只喝一杯,今天心情好,所以多喝了一杯。

  

至于心情为什么好,说不出来,不知是提前完成工作,还是因为来沈之靳家里吃了饭。

  

www.huanyuanshenqi.com

  

沈之靳简单收拾了一下餐厅,出来看见白初落在揉太阳穴,“头疼?”

  

“不疼。”她道。

  

只是想清醒清醒,大脑有点嗡嗡作响。

  

沈之靳:“喝醉了?”

  

白初落:“没有。”

  

沈之靳看了她两眼,脸颊微微泛红,和童见婚礼上喝醉的样子,如出一辙。

  

否认喝醉的样子都一模一样。

  

沈之靳轻笑,“现在回家吗?”

  

“回。”她应。

  

“落宝,我有没有说过,你喝醉了,我可能不会送?”沈之靳帮她回忆。

  

白初落抬头,“为什么?”

  

“因为想落宝住在我家。”他坦坦荡荡。

  

喝了两杯,以为不会醉,白初落失算了,酒精逐渐上头,意识不能自我控制,像是做梦。

  

她在脑海里将沈之靳这话过了一遍,回:“好。”

  

这次轮到沈之靳沉默。

  

一个好字,差点让他失去所有防御,如同一双罪恶的魔爪,企图将他拉向旋涡。

  

过了好大一会儿,沈之靳轻叹。

  

他背过身半蹲,让白初落趴到背上,将人背起来,往外走。

  

外面雨已经停了,地面留了些水渍,这里离白家只有三百米。

  

沈之靳背着白初落,往白家的方向走。

  

当然不能让她留下。

  

她现在喝醉的样子,料不到她下一步会做什么、说什么。

  

如果留宿,今晚得照顾她。

  

她相信他。

  

但他不相信自己。

  

雨后的夜风有些冷,即将入冬,风一吹,白初落下意识搂紧了沈之靳,哪怕脸颊的温度很高。

  

天空看不见月亮的影子,只有小区的盏盏路灯照明。

  

本来白初落不清醒,冷风一吹,意识突然回来两分。

  

缓慢的弄清楚状况后,她出声,“今天很开心。”

  

背着的姿势,她凑在沈之靳的右脸那边。

  

意识回来两分,她也没让他放自己下来,可能还是不太清醒。

  

沈之靳缓慢前行,“什么开心的事,说来我听听。”

  

白初落靠着他,“高效率完成工作,提前下了班。”

  

“果然只有工作能让你开心吗?”沈之靳忍不住笑。

  

她表示没说完,“这种高效率,平时没有。”

  

“为什么今天有呢?”他非常有耐心和一个喝醉的人聊天。

  

白初落半清醒的状态,可能想借着这个机会,把平时不会说的话,现在借机说出来。

  

“去帮你试菜,这种要求换做以前,确实不会答应,会答应,因为……我想吃你做的菜。”

  

闻言,沈之靳步伐顿住。

  

道路上只有他们两个人,周围很安静。

  

沈之靳双手禁锢她的腿,力道大了些。

  

白初落果然醉了,清醒状态,她不可能说这种话。

  

几秒后,沈之靳接话,“我可以当成这是酒后吐真言吗,落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