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浪漫青春 有生之年,终不能幸免

第103章 你活着一天,我就陪你一天

  

那是苏锦成第二次横扫我家的餐桌。

  

因为他的到来,老爸特地亲自下厨做他的拿手好菜,老鸭汤。

  

饭桌上,老妈边帮苏锦成盛汤,边拿小凤眼瞪我,见苏锦成阿姨长阿姨短地叫唤着,长辈的派头立马端上来了:“还叫阿姨呢,难得和好了,以后可别闹意气了,抽个日子把证领了吧。”

  

我一口老鸭汤钻进了喉管里,呛得面红耳赤。

  

老爸在我头上抚了抚:“傻丫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害个什么羞啊?”

  

我直接泪奔了。

  

晚饭后,我和老妈洗完碗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老爸和苏锦成埋头下象棋。

  

老妈将切好的水果送过去一份,边吃着水蜜桃边乐滋滋地欢笑着:“这一天我盼得颈纹都拉长了,等你们结婚了,给我们生个外孙,我们一家人多圆满呐。”

  

老妈自顾自地做着梦,丝毫不考虑我的感受,要知道,我的眼白都快翻出来了,适才在厨房洗碗时,我的一番苦口婆心算是打水漂了。

  

我说妈呀,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啊,他已经有女朋友了啊。

  

老妈双眼一瞪,啧啧地瞅着我苦大仇深:“冤家哟,你说你什么时候才能让爸妈省心呐?这么好的男人你不好好珍惜,说分手就分手,现在好了,有人乘虚而入了吧?你呀你!”

  

老妈说着,用布满洗洁精泡泡的手指直戳我的额头,“好在小苏长情,现在他回头找你和好了,你见好就收吧,至于纠缠他的丫头,你把号码告诉我,我来摆平。”

  

我直接傻了,啥都不敢说了,因为老妈非人类的理解能力,更因为不知从何开始翻供的证词。

  

饭后,我们一家人“其乐融融”地端坐在电视机前看那段时间红爆了的相亲节目《非诚勿扰》。

  

老妈看着上头的男女嘉宾,指桑骂槐地给我和苏锦成上课:“啧啧,你说现在的年轻人啊,找个对象怎么就这么难,所以说呀,能遇到个情投意合的多不容易,得珍惜缘分不是?”

  

苏锦成当着我老爸老妈的面,十分不要脸地握过我的手,深情款款地说了句:“我和笙笙也这样觉得。”

  

我偏着脸瞥着他,示意那货见好就收,再胡说八道,我可要爆*发了。

  

偏偏啊,他那俊美不可方物的小脸冲我笑得春暖*花开,眼里盛着浓得抹不散的幸福感,让我想起了他那悲苦的身世,不堪的过去,和对家庭的深切渴求,瞬间母爱泛滥败下阵来。

  

在老妈的热情挽留下,苏锦成那晚不走了。

  

深夜的阳台上,我们喝着啤酒,并肩看着远方的灯火,那个气氛令我心口堵得无法呼吸。

  

苏锦成凑过来盯着我的脸看:“你该不是想哭吧?”

  

我呸了一声:“你哪只眼睛看见了?”

  

苏锦成笑:“早知道你那么坚强,我何必还亲自送你回来呢?”

  

“哎哟,可对不住了,耽误你约会了吧?”我斗争神经猛窜:靠靠靠!谁稀罕让你送?要不是因为你今天帮姐说了句话,排到01年也轮不着你啊!

  

苏锦成凑到我耳边,笑得花般灿烂:“又吃醋了?别呀,她哪能跟你比呀,好歹咱俩一夜春宵过啊。”

  

提起这件事情,我的底气瞬间散光了,心里那个恨啊,眼里能冒出红光来:苏锦成你这个不识好歹存心找死的家伙啊啊啊!!!

  

苏锦成欣赏着我的脸部表情,一副看猴耍戏的神情,见我扭头往屋里跑,伸手扯住我的手:“要不然我们结婚吧?”

  

我吓了一跳,偏过头看着他,满眼的郁闷与无奈:“鹅大妈,你耍我有瘾啊?”

  

他站起身,偶像剧男一号的痴情眼神瞬间让我倒戈:“我耍你?路小笙,如果我跟你发誓,受伤那晚,我在车里对你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医院里,我对你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酒店房间里,我伤害你的每一个字都是假的,你信吗?”

  

他的声音炽热而颤抖,微凉的指尖温柔地探上我的脸颊,“因为那一刻我好恨你,恨你在那一晚躺在我怀里,喊的却是他的名字……”

  

我愣愣地看着他,像在看一个素未谋面却似曾相识的陌生人。

  

“当初你说,会一辈子陪在我身边,我信了,我知道你并没有放下他,可我愿意等,谁让我喜欢你?谁让我看了那本日记不可救药地想要和你在一起?”

  

呆若木鸡的我被他紧紧扣在了怀里:“你离开学校去旅游,我多怕你再也不会回来,我的一时之气造就的误会会令你永远离开我,为了找你,我像个傻瓜一样跟着你上传的照片飞来飞去,我到丽江时,你已经离开了,等我到了鼓浪屿,却看到你和宴欢牵着手看海浪……”

  

我错愕不已,那段时间,我以为他完全游离在我的世界之外,却恰恰是步步相随。

  

值得吗?我伤害过你啊?

  

答应一辈子在你身边却放你鸽子啊……

  

他帮我擦干泪迹,深深吻上我的唇,像是痴缠的火舌,将我的心一寸一寸暖起。

  

“嫁给我……”他的声音执拗而深情。

  

我惊愕地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轮回。

  

因为年洲的不爱,我闯进了苏锦成的怀抱,因为年洲的告白,我将苏锦成伤得体无完肤,因为对年洲的不舍,我继续犯贱着,因为年洲的冷漠,我再次闯进了苏锦成的怀抱……

  

呵!苏锦成,这个被我视为最可怜,最无辜的孩子,居然被我当成备胎在折磨着。

  

我没有资格。

  

我不配啊。

  

所以,我只能推开他的怀抱,佯装轻快地说:“少来啦,你明明知道我忘不了他,而且,你有紫薇燃啊,你忘了吗?”

  

闵柔那场整*容风波在苏锦成他舅舅的公关公司专业操作下,不但没有丝毫损伤她的公众形象,反而令她在电影上映前狠狠火了一把。

  

也是那个时候我才发现事情的猫腻。

  

闵柔自己拿出了过去的照片与现在的做对比,又邀请权威医生做鉴定,得出她的脸的确动过刀子,但只是给耳际那一点伤疤做了磨皮罢了。

  

最让她大获全胜的是公关公司的神来之笔,将她早年跟随父母去美国发生车祸失去双亲的事情大肆渲染,获得了民众大把的眼泪。

  

也对,美丽善良的公主意外失去双亲,如坠落凡间的仙子坚强地生活着,多励志,多感人!

  

当我看到相关链接里,她过去和现在分毫无差的对比照,拉着邱楠的手几欲抓狂——我这次是生生栽在那妞的手里了呀呀呀呀呀。

  

万圣节如期而至,我做好了苦等一夜的准备。

  

邱楠推了猪皮的约会,意气风发要去陪我等,我说不用了,等不着也就算了,万一等着了,你这电灯泡可怎么处置?

  

我心里却无比清楚,他是不会来的。

  

虽然他曾经跟我说过,我等了他三个万圣节,今年的万圣节,他等我,可因为闵柔的事情,他大概已经把我恨透了,厌恶我的虚伪与恶毒,恨我的无知与冲动。

  

DAYDAY的万圣节总是花样百出,我坐在角落的位置,没有喝酒,只是傻傻地看着门口。

  

过去看爱情片,常常吐槽剧情不合理,哪有人等人像那样没头没脑的?来不来你打通电话问问不得了?

  

到了自己头上我才发现,除了傻傻地等,居然没有一丝别的办法,因为你爱他,所以只能由着他掌控你的喜怒哀乐而无可奈何。

  

凌晨两点,狂欢正进入到高潮,震耳欲聋的场子里充斥着放肆的尖叫声。

  

突然,狂躁的音乐停了,换成了抒情的钢琴曲,与那晚的格调有些不相符。

  

狂欢的舞台中央,一个西装笔挺的男子缓缓走向一个女孩,拿出口袋里的戒指,单膝跪地:“嫁给我。”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现场版的求婚,感动得一塌糊涂,泪水肆虐,为什么没有人对我那么好?为什么没有人要许我一生?

  

事后想想,苏锦成要是听到我那番怨诉,说不定会暴怒之下一巴掌抽死我。

  

那晚,我拒绝了他的求婚,他愣在原地久久注视着我,黑亮的眸子泛着清冷而炽热的光,我从里面看到了自己孤单而逞强的笑脸,而我眼中的他,桀骜的眉眼里落满忧伤。

  

苏锦成的脸刚从我的脑子里闪过,一双复刻似的眸子出现在我眼前。

  

十分讶异的,我没有等到年洲,却遇到了苏曼婷。

  

她独自坐在角落的位置,脸色苍白,看着那对求婚的男女泪流满面。

  

我过去和她打招呼,她看了我一眼,就那样生生扑到了我怀里。

  

那一秒,我居然很小人地退缩着,要知道,在苏曼婷的心目中,我可是她的头号情敌,万一她借肩膀是假,想趁机捅我一刀是真可怎么办?

  

“你一个人来的?”我心虚地跟她寒暄。

  

她趴在我的肩上点点头,声音无尽微弱:“路小笙,我真的很羡慕你,我哥和宴欢,都那样喜欢你,如果在他俩之间,你一定要辜负一个,求你一定不要辜负宴欢,我祝你们幸福……”

  

那样狗血地,她在我肩上晕了过去,吓得我半天手足无措,呼天抢地。

  

我给苏锦成打电话,一连打了六次他才接通。

  

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女孩儿放荡的欢笑声,我的怒火蹭蹭往上涨:“你妹妹晕倒了!”

  

医院里,苏曼婷被推进了急救室,我呆呆地坐在等候区,看着护士和医生来回忙碌着。

  

苏锦成赶到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了。

  

他失控地奔到我面前,那一刻,我发自内心地不想听到他的声音,不等他发问就自己先说了:“她在酒吧喝了点酒,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晕倒了。”说完我就准备回家。

  

他冲过来,拽着我的胳膊,凶神恶煞的模样令我心里一紧:“你这个白痴!谁让你带她去喝酒的!”

  

我脑子懵了,用力甩开他的手,暴跳如雷:“你这么关心她怎么不好好看着她?她这么晚没回家你不知道担心?还有心情在外面乱搞?”

  

他愣了一下,转而怒火中烧地瞪视着我,声音又提高了一倍:“是!我就是在外面乱搞!我就是这样一个烂人!你满意了?”

  

我不自觉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大声回敬他:“是!满意了!你就是个骗子!表里不一的大骗子!”

  

“你是我的谁?我是不是骗子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好好守着你的年洲就行,凭什么管我?”

  

我气得浑身发抖:“谁要管你了?我死都不想看见你了!”

  

凌晨的医院,空气稀薄而干冷,若不是值班的护士大声喝止我们,估计我们的怒气能导致一场火灾。

  

我们狠狠瞪视着彼此,许久,然后我头也不回地走了,边走边哭,边哭边给宴欢打电话,告诉他苏曼婷晕倒住院了。

  

宴欢在那头愣了一会儿,大概是我哭得太过伤心,吓到他了。

  

他小心地试问着:“她……什么病?”

  

我傻傻地说:“不知道啊……还没出来……”

  

宴欢大概是翻了个白眼,声音里透着不耐烦:“那你哭个屁呀?”

  

我愣住了,是啊,我为什么要哭?我才不会为苏锦成那颗六味地黄丸哭呢!

  

就算他刚刚向我求过婚又怎么样?我拒绝了他,他为什么不能去找别的女人?

  

路小笙,你他妈能成熟点么?能不要那么霸道么?

  

可是啊可是,心里就是难过啊,就是想哭啊……

  

万圣节的第二天下午,宴欢约我去逛街,我们走在步行街熙熙攘攘的人潮里,仿佛是淹没潮水中的一粒沙子,卑微而渺小。

  

我们一路步行走到江滩。

  

这天天气晴朗,漫天飞舞着五颜六色的风筝,我们各自闷着头不说话,直到一个小孩的风筝从空中落下,险些砸中我的大脑袋。

  

宴欢伸手一*挡,没有打磨光滑的竹竿划破了他的食指,殷红的血破皮而出。

  

小孩的家长连连道歉,宴欢憋出一个宽容的笑脸,带着我往芦苇荡的方向走。

  

他告诉我,今天上午,苏锦成给他打电话,让他去医院看看苏曼婷。

  

宴欢突然偏过头看我:“可她不肯见我,苏锦成告诉我,因为他妈妈的原因,苏曼婷有先天性的心脏病,上次他们兄妹突然去美国,是因为苏曼婷的病情恶化了,她知道自己活不过半年了,偷偷写下了遗书……”

  

我听傻了,许久才回过神来:“你不要太难过……他们那么有钱……可以做换心手术的……”

  

宴欢摇摇头:“她的体质很特殊,他们通过各种途径找了很多年,没有找到合适的心脏……”

  

我呆呆地低下头,难怪苏锦成会那么紧张她,时刻拿她当羸弱的小鸟照拂着。

  

苏曼婷,那个昔日的小李逵,大概是知道自己的病没有希望了,所以才变得这样沉默和伤感吧。

  

我突然心里一阵阵酸胀:“那我们可以帮她做点什么吗?”

  

我这话真傻,我明明知道,除了宴欢,没有什么是她想要而又得不到的……

  

宴欢转过脸看着我,相识的四年来,我从未见过他露出那样复杂的表情,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果然,他平淡而艰难地对我说:“路小笙,我要对你食言了,我答应过她,只要她活下一天,我就陪她一天,如果她能康复,我就娶她,苏锦成说,只有我才能给她活下去的勇气,我……欠她太多太多,除了许她一生,没有别的方式偿还了,更何况……她的一生是那么的短暂……”

  

当时的我多傻呵,居然十分大气地说了句,好啊,你放心照顾她吧,我懂的。

  

许久之后再去回想那天宴欢看我的眼神才明了,那是诀别的意思。

  

从此,在苏曼婷有生的日子里,他不再是我的宴欢了,不单单是不再陪伴我,包容我,爱护我,而是,彻头彻尾地离开我的世界。

  

那天,他紧紧抱着我的肩,不让我看到他落泪的眼:“如果,苏曼婷离开这个世界时,你仍旧一个人,我仍会在你身边……”

  

当时,我拍拍他的肩:“傻瓜,我们永远都是最好的朋友啊……”

  

我和邱楠一起去医院看望苏曼婷时,年洲也在,他和苏锦成在角落的位置商量着什么,我一进去,他只是定定地瞥了我一眼,我突然有种对他很陌生的感觉,陌生到,仿佛他只是宴欢或者邱楠在外头认识的谁谁谁,草草地被介绍与他打过照面,然后,再无交集。

  

这样的感觉让我坦然,却又令我恐慌。

  

坦然自己再见到这张魂牵梦萦的脸孔不再意志崩塌,恐慌自己一厢情愿七年的爱情就这样付之东流。

  

是谁说,爱情是极好的良药,苏曼婷简直就是这句话的铁证,在宴欢的悉心陪伴下,她的笑容多了起来,尽管用药越来越频繁,但心情是愉快的。

  

她羞涩地握着我和邱楠的手,脸上泛着纯真的笑意:“我好开心,宴欢说,以后的每年除夕他都会陪我守岁……”

  

我的眼泪不自觉掉了下来。

  

多傻的心愿呵,只有她和苏锦成才会如此迷恋除夕那样的日子吧?(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