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浪漫青春 有生之年,终不能幸免

第108章 尾声(大结局)

  

机场里,我苦苦哀求着,痛哭着,俨然像个疯妇:“让我见他一面,就一面,我要跟他说清楚,事情不是他想的那样的……”

  

我的哭诉和呐喊得不到一丝怜悯,歇斯底里的我,还是被强行送回了武汉,煎熬着度日如年,蹉跎着生不如死的白天和黑夜。

  

我疯狂地给苏锦成的手机号码发短信,求他快回来,求他听我解释。

  

偶尔我也会负气向他大骂,告诉他,再不回来姐就嫁人了!不等他了!

  

邱楠紧紧抱着我,陪我一起哭,我哭累了,一遍又一遍地问她:“我真该死是不是?我明明知道他和我在一起是下了多大的决心,明明知道他有多脆弱,为什么还要让那样的事情发生?我好恨我自己,恨死了我自己!”

  

没有音讯,一切如落入凡间的尘埃,激不起一丝变故。

  

010年春节,我破天荒接到了闵柔的电话,她说她刚下飞机,想跟我聚聚。

  

天河机场旁一家三星酒店里,我见到了她。

  

依旧美貌,依旧清新,她对我笑,只是那难掩的伤怀早已不复当年的意味:“我知道你在恨我。”

  

我也笑:“不至于。”

  

“你……还见过年洲吗?”

  

我摇摇头:“他去北京了,没有联系了。”

  

其实,我骗了她。

  

每天晚上,我都会收到他的短信,他会简单地道一声晚安,偶尔,他会打来电话,许久许久地沉默着,末了,轻唤一声我的名字说:“我想你……”

  

我们谈了一场世上最惨烈的恋爱。

  

我爱你时,你不能和我厮守,当我不再爱你时,你将厮守当成了愿望。

  

闵柔注视着我的眼:“你不爱他了?”

  

我摇头:“不爱了……”

  

闵柔对着我笑了,又哭了:“可我还爱着他……”

  

“曾经,当我看着我爸妈血肉模糊地死在我的面前,我以为我对他只剩恨了,回到他身边的日子里,我以为我可以轻而易举让他尝尽生不如死的滋味,可多讽刺,他已经不爱我了。说出来你或许不信,我们表面上住在一起,可他从没碰过我,他爱的是你,只是,他和我一样固执地认为是他爸爸害我成了孤儿,所以才会不顾一切地陪在我身边。”

  

“我承认我妒忌了,所以才会使那些小手段去令他厌恶你,我多傻,一直到那天他不顾性命地扑上去救你,我才看清自己的心。那晚,我在病床旁陪着他,半夜的时候,他发高烧了,睁开眼睛问的第一句话是‘她有没有受伤?’呵!”

  

闵柔苦笑看着我:“你还记得那天在公寓楼下见到的蒋叔叔吗?其实,他是当年害死我爸妈的帮会里的二把手,你应该看出来了,我跟他,就是那种关系。他告诉我,是年洲的爸爸独吞了毒品然后嫁祸给我爸爸,我爸妈才会被黑*社会追杀时惨死的。那个禽兽,他占有了我,道貌岸然地说要给我幸福,其实,真正独吞那笔货的人是他自己,他将货藏在一间**里,跟**的老板苏勇震一起安枕无忧地赚着钞票,是报应,他因为苏锦成伤到了心脏,可这跟我永远地失去年洲比起来,又算得上什么?”

  

我看着她簌簌落下的泪水,不自觉握住了她的手:“我有他的地址,你去找他吧……”

  

她诧异地看着我,我一声苦笑。

  

傻瓜,难道她告诉我这些,是希望我回心转意么?即使此刻我已知道事情的真相,也已无半分心动的感觉了,我的心,在这年圣诞节的夜晚已随着漫天的烟火灰飞烟灭了。

  

010年的圣诞节,武汉漫天飘着大雪,我、邱楠、宴欢还有王小红,一起去江滩看烟火表演。

  

就是那晚,苏曼婷给我打了那通电话,我一听到她的声音,近乎疯狂地大喊着:“你哥哥呢?让我跟他说话!”

  

苏曼婷说:“你别这样,我打给你,是有别的事情要告诉你,我的换心手术成功了。”

  

我真心地恭喜她:“你们找到合适的心脏了?太好了。你哥呢?让我跟他说句话好不好?拜托……”

  

她在电话那头顿了半响:“他……没有办法跟你说话了……”

  

就在喧嚣绚烂的烟火表演中,我得知了他的死讯。

  

那是在三个月前,他刚去美国还不到一个月,在静谧的郊区,他的车从山坡上滚了下去,当场死亡。

  

苏曼婷说,他是自杀的,因为她的病已经不能再拖了,必须尽快做换心手术。

  

临了,她哽咽着对我说:“对不起,现在才告诉你这些……”

  

对不起?

  

苏锦成,你居然狠心地辜负了我一辈子……

  

之后漫长的一段时间,我进入了恐怖的失眠状态,整晚整晚,我的耳旁萦绕着悲伤的吉他弦音,像是锥心刺骨的痛,又像是深不见底的思念。

  

苏锦成,自从你走后,我就患上了节日恐惧症,因为好多好多的节日里,都有我们或快乐或悲伤的回忆。

  

春节时,我会想起你在我家被我老爸缠着下棋的情景;五一时,我会想起那年在丽江你向我求婚时说过的话;万圣节,我会想起那年医院里我俩的争吵;圣诞节,我会想起那年江滩烟火中,我得知你死讯的万念俱灰……

  

都是你,点点滴滴都是你,你怎能怀疑我心中还有他人?

  

一个偶然,我看到S大旁边那家乐器店转让,脑子一热就接手了,因为,当我走进那家小店,取下一把吉他,在弦上轻轻拨弄的两声中,我看到了你的脸,那样感伤,那样深情……

  

邱楠说,长时间的失眠已经让我的身体状况十分糟糕了,这会子不好好在家养着,还学人家下海?

  

邱楠会这样说,是因为那年圣诞节过后的三个月里,我因为暴饮暴食先后住了四次院,那浓重的药水味跟我的御用香水似的挥散不尽。

  

尽管如此,我仍旧拒绝做胃镜,宴欢又使出了当年那套,由他来打先锋,邱楠跟着凑热闹,说实在不行她第二,有两个人陪葬了,总该不怕了吧?

  

我摇摇头:“有什么可检查的,若是有病,检查了也治不好,若是没病,不是没事找恶心么?”

  

瞧,苏锦成,在你离开我的日子里,我就是这样任性地糟践自己,你看到了吗?你还会心疼地臭骂我一顿吗?

  

两年时光呵,如此漫长,在每一个无眠的夜里,我都捧着一把吉他,轻轻拨弄琴弦,任由自己被翻天覆地的思念吞噬,当悲伤到了极致,我就能抱着咱们恩爱的婚纱照入睡,梦里,我依偎在你温暖的怀抱里,听你说着一辈子爱我的情话,嗅着你身上的淡淡烟草味,我们仍旧相爱,仍旧厮守,仍旧笑靥如花……

  

宴欢婚礼那天,我因为多喝了几杯,又被迫进了医院,邱楠说,我那胃也不知是上辈子干了什么缺德事,这辈子被我这样糟践。

  

前不久,邱楠从网上看到某家医院引进了无需插管的胃镜检查,跟赶场子抢购打折商品似的拉着我去了,坐在角落等检查结果时,她十分得意地向我邀功:“看吧,要不是姐解救了你……”

  

“路小笙。”护士冷冰冰地喊着号。

  

我拖着她就往主任医师的小屋里窜,喜气洋洋地接到了通知:我得癌了,胃癌,还是晚期。

  

那晚,邱楠抱着我哭得天崩地裂,我很抱歉,因为我快要死了这点破事打扰了宴欢和苏曼婷的新婚之夜,他俩马不停蹄地赶到医院附近的奶茶小屋,用看灾民的眼神看着我。

  

一滴滴泪水从苏曼婷的眼里滚落,如果没记错,那是她第二次扑到我怀里了,只不过这次,离我近在咫尺的心脏,是他的。

  

她哭着说:“没事的,没事的,我都能活过来,你好好治疗,一定会没事的。”

  

那一刻,我居然一点都不怕,真的,苏锦成你这个混蛋听好了,我一点都不怕,很快我就要来找你了,你给我等着,这次你再跑一个试试!

  

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我没准备治啊,做化疗等于间接毁容啊,终究是个死,我好歹得留着如花似玉的脸蛋跟那头乌黑的秀发下去见你哥啊。”

  

我真的没有去医院接受治疗,甚至没有将这个消息告诉老爸老妈,因为,我不知道如何启齿。

  

推荐下,【 翠屏小说 \www.cpxbzxxx.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苏锦成走后的这两年,我的失眠和一再入院已经令他们几度崩溃了,如果这个时候我拉着他们说:“老爸老妈,我快死了,你们做好准备哟。”估计他们会走在我前面。

  

苏锦成,有时我真的很恨你,恨你的敏感和脆弱,可只要一想到造就你敏感和脆弱的童年,我就忍不住为你难过。

  

那年在丽江,你向我求婚时,我脑子里全是孩子的画面,我们的孩子,我定会给他满满的宠爱,让你看着他幸福地成长,仿佛你不堪回首的童年也瞬间洗白了。

  

可偏偏,我没有机会,也没有福气拥有那样一个生命,甚至,眼下我自己的生命都逃脱了我的掌控……

  

01年圣诞节,我约邱楠去吃焖锅,邱楠说我太没创意,成天不是焖锅就是火锅的,多不文雅,她已经戒了那些俗物,眼下只吃周黑鸭的鸭脖了。

  

我呸了一声,你啃鸭脖子的尊荣能有多文雅?

  

邱楠在电话里笑,笑得格外开心。

  

她说,路小笙,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开心得想哭,我们都要相信爱情,好不好?祝你幸福。

  

自从邱楠跟连赫的嫩模小女友美顺闹翻自己开了工作室后,已经很久没说这样矫情的话了。

  

我听了,莫名其妙,随口说了一句,也祝你幸福。

  

心里却在暗暗讽刺自己:我还有什么幸福可言?

  

那天中午,我因为邱楠提起了鸭脖子,一时把持不住,狠狠啃了两根,接着,毫无疑问地胃痛了,这才发现上次在医院拿回来的胃药已经吃完了。

  

我干脆跑去了上次邱楠带我去的医院,碰巧那位主任医师还在,我也好问问自己还能苟活多久,离跟苏锦成相聚的时间还有多长。

  

从医院出来,我还没来得及给邱楠和宴欢打电话,宴欢已经一个电话飞过来:“快到花圃来,你种的玫瑰花全开了。”

  

我决定把医生对我说的话当面告诉他,便毫不犹豫地去了。

  

就在01年的圣诞节,就在那个暗香浮动的花房里,满屋盛开的玫瑰见证了我们的重逢。

  

他的脸明显消瘦了,眼里盛满泪水和焦灼,就那样颤抖着,无声地注视着我呆若木鸡的脸。

  

苏曼婷什么时候出现在我身后,悄悄握着我发凉的指尖:“嫂子,你别怪我,其实,我们去美国之前就得到消息,和我匹配的心脏找到了,是哥哥让我那样说的,他是怕你会一直等着他……”

  

我的心脏有种顿停的感觉:这两年度秒如年的煎熬,原来只是他任性的闹剧,你是想证明什么?要用一分一秒的煎熬证明我有多爱你吗?

  

苏锦成已经走到了我身边,伸手拂去我脸上的泪水,可他的泪水却不受控制地夺眶而出:“你好不好?”

  

期待已久的这一刻,我本该扑到他怀里尽情挥泪才是,右手却不自觉地高高举起,狠狠给了他一耳光:“好你妹!”

  

两年,你因为所谓的自尊和猜忌将我推入绝望的谷底,我怎么会好?

  

你以为你走了,我就会嫁给年洲,或者嫁给宴欢,然后没心没肺地淡忘我们之间的承诺吗?

  

你妄想!

  

苏曼婷哭着拉住了我:“嫂子你别这样,分开以来,哥哥没有一天不想你啊,这两年,他没有一天比你好过啊,你看,他一听说你得了胃癌,又拒绝治疗,马上就飞回来了……”

  

我这才想起适才邱楠和宴欢在电话里的反常,他们知道苏锦成回来了,他们都知道,只有我在听到医生关于我误诊的解释时傻乎乎地暗暗忧伤:苏锦成,我死不了了,对不起,说好要一辈子陪伴你的,却只能在浮夸的年华里,和你各自孤单。

  

我看着眼前让我魂牵梦萦了两年的男子,他眼角的忧伤令我不忍触及,这个和我如出一辙的傻瓜,我扑到他的怀里,痛哭失声:“混蛋!你欠我两年的幸福时光,要用一辈子来偿还……”

  

他泪流满面地点着头:“一辈子……”

  

说好的,一辈子,不许变……

  

【全文完】(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