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浪漫青春 有生之年,终不能幸免

第105章 我发誓

  

恍如隔世。

  

我没来得及感受到子弹穿过背脊时惨绝人寰的疼痛,身体已经被苏锦成重重推去了一边。

  

那一刻,苏锦成右侧胸膛里滚烫的血液溅到了我的脸上,令我撕心裂肺,痛不欲生:“啊!”

  

他深深看了我一眼:“快走!”

  

姓蒋的再次将枪口对向我,苏锦成什么时候从腰间扒下一把匕首,忍着胸口致命的疼痛,精准而有力地掷向了那混蛋的胸口。

  

清晨的第一束光线从窗**进了这间烂尾楼里的小平房。

  

此时的苏锦成正悄无声息地躺在一张木板床上,呼吸微弱,脸色苍白,胸口厚重的纱布难掩殷红的血迹。

  

林传志叹了口气,轻声告诉我,子弹已经取出来了,现在,能不能醒过来,就看他的命了。

  

昨晚,我趁姓蒋的倒了下去,扛着一身鲜血的苏锦成一步一步爬出了**的地下室,腹部钻心的疼痛因为面对死亡而消失殆尽。

  

长街隐秘的角落,我抱着他渐渐失去血色的脸,无助地哭泣着,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拨打他舅舅林传志的电话。

  

那个过程太过可怕,一如心灵的炼狱,我多怕,怕等不到他舅舅赶到,他就会在我的怀里停止了呼吸。

  

“那送医院啊?为什么要呆在这里?”我近乎大叫。

  

“他私藏枪*支的事情你知道吧?如果送医院,这件事情就会被牵出来。”林传志的冷静令我心中说不出的气愤:去你大爷的!坐牢总比没命强啊!

  

“而且,姓蒋的至今生死不明,你敢赌么?”

  

我傻了,怔怔地立在那里,心中一阵澎湃,眼泪决堤而出。

  

林传志在我肩上拍了拍,声音柔和了下来:“虽然我没看出你有什么好,可我这外甥是死心塌地的喜欢你。两年前,曼婷病情恶化,为了让她活下去,这个傻瓜背着我带曼婷去做了心脏匹配检查,很难得的,他的心脏和曼婷的匹配,可后来他遇到了你,便开始犹豫了,其实,不去医院也是他的意思,他对你,对这个世界太过失望,现在,他唯一的心愿就是死前将心脏移植到曼婷身上。”

  

我认真听着他说的每一个字,脑袋轰轰作响。

  

昨晚,看着苏曼婷幸福地戴上订婚戒指,他眼中的痛苦和不忍竟是因为他正默默筹谋着用自己的生命换得妹妹的幸福?

  

林传志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我:“作为他的舅舅,我当然不希望他这样做,更何况,谁能保证移植手术一定会成功呢?哎,如果他醒了,你就劝劝他吧……”

  

林传志出去了,简陋的小屋里只剩下我和他。

  

他睡得很沉很沉,像是永远都醒不过来般静谧。

  

我坐在床边,静静看着他的脸,内疚和疼惜汹涌而至,眼泪不能自已地滑下来,嘴里喃喃地胡说八道着:“你死吧,你就死吧,没见过比你更蠢更混蛋的人!不就是拒绝了你的求婚吗?这样就对我失望了?你要是敢死,我就把宴欢抢回来,让你的宝贝妹妹一辈子孤苦伶仃……呜呜呜……”

  

“……你不要死好不好?你不是才说要跟我结婚吗?有种你就醒过来,我立马嫁给你!”

  

我多么希望这个时候他会如电视剧里调皮的男主角一样嘻嘻地大笑起来,嗖地扯掉胸口涂着番茄汁的绷带,冲我得意地叫嚣:路小笙,这可是你说的!反悔的是猪!

  

可一切却只是我一厢情愿的幻想。

  

我真傻,为什么要等到这一刻才看懂自己的心呢?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真正爱的人是他,是他呀!我怎么忍心仗着他对我的包容一次又一次地伤害他?

  

苏锦成,我发誓再也不会摇摆不定了,我发誓一辈子跟定你了,你醒醒啊……

  

那天晚上,邱楠给我打来电话,说年洲上午就醒过来了,伤势没有大碍了,又问我苏锦成这边怎么样,我难得收起来的泪水又爆棚了。

  

邱楠听我抽抽搭搭地讲完事情的经过,深深地叹了口气,说你俩怎么就那么苦逼呢?怎么每次净整些狗血桥段呢?

  

我无语。

  

邱楠接着说:“路小笙,你正好趁现在想清楚吧,年洲为你挡了一刀,对你那点小心思全暴露了,如果你现在找他好好谈谈,说不定……”

  

我突然一阵无名火涌起:“邱楠!你到底希望老子跟谁在一起啊啊?你他妈能立场坚定点么?”

  

邱楠在电话那头顿了好一会儿:“我立场不坚定么?我由始至终都不希望你跟宴欢在一起啊,你有理会过我的感受吗?”

  

我愣了。

  

我没有想到,我们苦苦掩藏的隔阂会在这个时候爆*发。

  

我的脑子已经一团乱麻,电话那头也是久久的沉默。

  

终于,她先开口了:“对不起,我不该说这些的……”

  

我想着邱楠的脸,呜呜地哭了:“为什么我们会变成这样?我们说过,要一辈子做最好的朋友啊,你,我,还有宴欢,我们要一辈子好下去啊……”

  

我的心阵阵刺痛着,邱楠,怎么办啊?我们之间已经有裂痕了,怎么办啊?我们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身边响起了微弱的咳嗽声,我连忙止住了哭泣,讶异地看着苏锦成,他正努力睁开眼睛,强烈的白炽灯令他头晕目眩。

  

“喂?喂?小笙?”邱楠在电话那头焦急地叫了起来,“你他妈不是又晕了吧?喂?”

  

我连忙对她说:“不是,不是,呵呵,他醒了,他醒了……”

  

苏锦成看着我又哭又笑的脸,久久沉默不语,只是一味地注视着,沉默着,接着又咳嗽了两声:“帮我打电话喊我舅舅来。”

  

我听话地连忙照办,打完电话,我花痴般盯着他看,生怕错过了一眼,就再也看不到了。

  

“你先回去吧……”他的声音微弱,艰难地侧过脸去不再看我。

  

“我不!”我固执地掰过他的脸。

  

“我叫你走,我不想看见你!”

  

“你撒谎!”我大喊。

  

“你!大姑娘家的怎么脸皮这么厚?”

  

看着他活生生的,微微愠怒的脸,我的眼泪幸福地掉了下来,我捧着他苍白的脸,情不自禁地去亲吻他的唇。

  

滚烫的泪水点点滴滴落在他的脸上,滑过耳际和脖颈,丝丝灌溉着他冰冷的身体……

  

“我们结婚吧,我发誓,永远陪在你身边,这次是真的……”

  

第一次,

  

我看到他眼角的丝丝泪迹,他深深注视着我的眼睛,满是伤感与无奈。

  

这个时候,林传志刚好进来,看到我俩泪眼相望的样子,稍稍愣了一下,略带玩笑地冲苏锦成说:“醒了?放心吧,用不着生离死别了,姓蒋的没死,怕被连累,连夜逃去美国了。”

  

苏锦成瞬间一扫阴霾,满脸欣喜与振奋,恢复一贯的油腔滑调:“咦?刚刚是不是有人向我求婚来着?”

  

林传志看着我,露出会心的笑,我面红耳赤得无地自容,只能满头黑线地怒视着眼下得志的小人。

  

是谁说过,如果此刻你正沉浸在无与伦比的幸福之中,那么,痛苦已经离你不远了。

  

在我悉心照顾苏锦成的那段时光里,我天真地以为一切已经尘埃落定,眼前的男子令我重重放下了曾经爱得撕心裂肺的年洲,从此,故事的结局便是王子和公主永远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可人生没有配备的遥控器,否则,我会将我的一生在与他相拥的那一刻摁下暂停。

  

得到路易入狱的消息是在一周后,老妈给我打来电话,哭得撕心裂肺:“路易怎么会走私毒品呢?怎么会呢?路易是个好孩子啊,他怎么会走私毒品呢?”

  

老妈来来回回就这两句话,苏锦成大喊着我的名字,可我已经听不见了,晕眩,天地倒置的晕眩,我就那样倒在了他的怀里。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时,看到的第一张脸居然是王小红的,她的眼睛红肿得不忍观瞻,见我醒来,拉过我的手再次大哭起来:“怎么办?你们要救救路易啊……”

  

路易,我可怜的哥哥,当我去监狱看他时,他的脸明显瘦了一圈。

  

我的眼泪翻滚而出,直直地注视着他:“为什么?苏锦成全都告诉我了,他揭发的是他爸爸,你为什么要站出来揽下了一切?”

  

路易对着我苦笑:“不管你信不信,我的确走私过毒品,否则,我哪来的八十万?”

  

我绝望的泪水滚滚而下,完了,所有的希望都破灭了,我多希望这个笨蛋告诉我他是被逼的,他是清白的:“你怎么这么傻?除了王小红,你就没有为爸妈,为我想过吗?你在监狱的这二十五年,我们要怎么活啊?”

  

路易的泪水涓涓而下,他哽咽着对我说:“替我照顾爸妈,我妈,照顾王小红,替她介绍个不错的男人,让她好好嫁人吧。”

  

“我说不出口,你自己说!”我负气离开,再回过头时,只看到他落魄孤单的背影,一如那年车站里,他隐没在人潮中的孤单。

  

很久之后,王小红在一次探监后来找我,把她那天对路易讲的事情原原本本对我讲了一遍,我看着她娇美的脸庞,柔弱的身体,狠狠一巴掌甩在了她的脸上,末了,只剩下无边无际地哭泣。

  

王小红告诉我,其实,她跟制作人回家那天,丽丽给路易打的那通电话是她安排的,为了让路易同情她,可怜她,心甘情愿为她爸背下那八十万的债。

  

她说她没办法,她爸欠下**的钱,再不还会没命的。

  

她还说,或许在别人眼里,像她爸这种不顾妻女的赌徒死有余辜,有时候她也这样想,甚至恨不得亲手给他喂下安眠药,从此她也解脱了,不必干那样下贱的工作,不必被高利贷追得东躲西藏。

  

可当**的人将他的身体架在锋利的绞肉机上,她无论如何都狠不下心了。

  

带头的男人跟她说,只要她配合演场戏,那笔赌债一笔勾销。

  

那个时候,她凭什么拒绝?

  

可她想不到,对方的用心那样恶毒,一早设计了圈套让她爸爸欠下**的钱。

  

那家**的老板,就是路易的义父,苏勇震。

  

后来她才知道,路易无意间发现了苏勇震走私毒品的秘密,为了他们母子的安全,他不能贸然离开,更不能四处声张。

  

他向他保证过,将这个秘密烂在肚子里,绝对不说出去,苏震勇也没有为难他什么。

  

可当他为她爸的赌债向苏勇震求情时,他果断地要求路易加入他的走私行列,因为他是残疾人,交易的时候不容易引起警察注意。

  

糊涂的路易,居然答应了他的要求,正是因为如此,苏勇震坚持要将苏曼婷嫁给他,让这个讲义气而又知恩图报的义子永远为他所用。

  

王小红说,这辈子都是她对不起路易,他是那么单纯,真诚地相信每一个人,却始终不知道,其实初二那年,她怀的孩子是他所谓的小弟卷毛的,是他将她骗了出去,在她的饮料里下了药,可这些,她都不敢告诉路易。

  

我知道,那个时候,路易已经不肯见她了,当我再次出现在他面前,他的憔悴令我痛心。

  

我告诉他,世纪鸣风两张王牌,一个结婚了,一个失踪了,连赫想到了王小红,拼了命地包装她,她改了艺名,叫易露。

  

我接着说:“易露现在跟你妈一起住在一间公寓里,易露对她很好,拿她当亲妈一样孝敬。”

  

我没有告诉他,前不久我去看望他妈妈,她拉着我哭了很久很久,她说她对不起路易,她一开始就发现苏勇震在干些非法的勾当,可她不敢说,她没有想到,苏震勇会用她为威胁路易认罪,如果她一早不贪图富贵而是带着路易离开,就不会发生那些事情了。

  

我对路易说,你妈很想你,我们的爸妈,还有我,也很想你。

  

路易对我露出祝福的笑意:“别哭,就要当新娘子了,别哭……”

  

忘了说了,那年的五一,苏锦成带着我又去了一趟丽江。

  

就在那条昔日的石板路上,他向我求婚了,伴着夕阳的余晖,他把戒指戴到了我的手上:“这辈子,我们不要再辜负彼此了。”

  

我哭着点头应允,那天的夕阳如彩虹一般绚烂,如春阳一般温暖,我们紧紧拥抱着彼此,幸福而深刻。(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